<span style='color:'>[红粉恋]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span> - 久久综合久色综合,久久综合色网,色久综合,久久综,久久色网站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自从考入初中,我就和家里疏远了。

  因为家乡离城市太远,来往不方便,母亲便把我寄宿在姨父家里——亲姨父,
后姨母。

  因为亲姨母在生第五个孩子的时候,调养不良,盈弱成疾,在未到老五周岁
的时候就去世。

  姨父原是一个矮胖而亲切的农人,后来变为商人。

  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生有五个女儿,却没有一个男孩承欢膝前,心中自然
感到寂寞与不。

  遂乘机在好友的劝说下,於三年前续了弦——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后妻,也就
是现在的姨母。

  后姨母进门时,只有二十一岁,和大表姐同年,不过比大表姐大了数月,然
而,由於身材。

  巧,她却像是大表姐的妹妹了。

  三表姐由於生得高大粗劣,使你不敢亲近他。

  四表姐比我大一个月,除了二表姐外,要算她长得最出色,但却过於机灵了
些,同样使你。

  老五生相平庸,人也像瘦猴子,亦无可取。

  姨母家贫寒,无力教养姐妹,由於姨父自愿负担,所以她才下嫁姨父。

  婚后,两个大妹常来走动,不料日久,和几个女光棍处得非常投缘。

  於是和我一样,乾脆住下来。

  姨母本身就是一个孩子,那两个姐妹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种阴盛阳衰的家庭内,除了姨父,我就是她们心目中的宝贝。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由於第二天没事,二表姐就拉着我去看电影,看完
回来已很晚了。

  大家都已入睡,我便悄悄回房。

  不想,一走进房内,我便看见三表姐默默的在我床上看书。

  我奇怪的问:

  「咦!这麽晚了还在用功呀?」

  我怕将别人吵醒,因而把声音压得特别低。

  她兴奋而甜蜜的小嘴凑近我耳边说话………

  我毫不考虑地答:

  「好的。」

  我的床很大,别说她一个人,上次姨父不在家,姨母、大表姐、二表姐和我
三个人同榻,。

  不显得怎麽挤。

  何况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呢!

  我道:

  「那麽你先睡吧!」

  她指指手中的书,笑道:

  「我把这几章书看完了,再来陪你。」

  我道:

  「你看什麽书?看得这麽入神?」

  我打算从她手中把书夺过来,看看是什麽书。

  但是没抢到手。

  我好奇问道:

  「是不是爱情小说?」

  她笑道:

  「你要不要看,这本书很好看的。」

  她把书藏在背后,神秘笑道:

  「你看可以,但看了后可别乱来。」

  我被她说得一怔,感到莫名其妙。

  心想:那有看了之后,会乱来的道理?

  她把书递给我,红着脸,笑得有点过份。

  她说道:

  「你看了之后就懂了。嘻嘻!」

  我被她笑得有些不安起来,不知道是什麽书,会令她如此兴奋?

  因而,我的好奇心又驱使着我,舍不得不看。

  当我把书抢过来,随手打开一看,天啊!原来里面全是「春宫」,差点没让
我惊叫出声。

  我看向她,她此时有一种娇羞欲绝的意态,使我忍不住地扑到她怀里去,搂
着她吻。

  她娇羞的说:

  「志诚我刚才已说过,不许乱来的。」

  我听她的口吻,并非真正责备,胆子也就跟着壮起来。

  我道:

  「不,我不要听!」

  她的衣服,在我双手行动下解开了。

  嘴——仍和她吻在一起,手握着她富有弹性的玉乳。

  她叫了起来:

  「啊!轻点嘛,弄得人家又痛又痒的,难过死了!」

  她把双眼眯着,似乎不大好意思看我。

  於是,我藉此把手往下移,穿过松紧带,很快的占领了突起的、毛丛丛的地
方,她的阴户。

  软,使我爱不释手。

  不过,这不是目的地,一会我又往下滑。

  她扭腰闪避,使我好奇心更大。

  我突然感到湿湿一片:

  「啊!你怎麽撒尿?」

  其实,这是傻话,逗得她一阵狂笑,道:

  「傻瓜,连这都不懂,让我告诉你吧!这就是方便鸡巴插进去的浪水。」

  她再也忍不住了,而开始主动。

  在说话之间,已经伸手到我裤子里。

  她惊喜的叫道:

  「啊!天啊,你的鸡巴怎麽这麽大啊,我看姐夫的,顶多只有你一半,你是
怎麽长的?」

  我睁大了眼睛道:

  「什麽,你看过姐夫的鸡巴?」

  她道:

  「唔……那……是他和姐姐……」

  她说不下去了。

  我听到这里,猛然把她推倒,右手一带,撕掉了她的裤子,迅速的骑到她的
身上去。

  她道:

  「志诚,你的太大了,我真怕………」

  我接着道:

  「怕吃不消是吗?不要紧,我放轻些好了!」

  她紧张又乞求的点点头。

  说着,鸡巴已经找到心爱的玉门,由於淫水的滑润,我只微一沉臀用劲,一
个龟头就进去。

  她大叫道:

  「哎呀……好痛……」

  我忙道:

  「别叫,忍耐一下,进去之后就好了。」

  她道:

  「妈呀!小穴被你插破了………」

  她连眼泪都痛得流出来了。

  我道:「再忍耐一下,马上就进去了。」

  我也许太急性子了,连连地挺了三次,鸡巴虽已送到底,但她已痛得汗珠直
冒,不断的呼。

  「哎呀……下身裂开了呀……插碎了……」

  我道:

  「好姐姐,并不是我狠心,我是想早些进去,你少受些苦。」

  我温和婉顺地说。

  她似乎也觉得有理,所以没答腔。

  我本能地把玩着她的双乳。

  她的双乳像肉球,我真想咬一口。

  突然,她猛的一把搂着我便吻。

  我当然是乐意的。

  一会儿,她旋着臀部扭摆起来了。

  我问道:「喂!你难道不痛了吗?」

  她说道:「不知怎麽搞的,现在穴里反而痒起来………」她羞却地说道。

  我道:「要不要把鸡巴拔出来,用手替你骚骚?」

  她嗔道:「傻瓜,你的鸡巴长的是干什麽的?」

  我笑了起来:「是呀!我真是笨蛋!」

  於是我开始轻抽慢插起来。

  她浪起来了:「哎呀……真好……嗯……怪不得姐姐和姐夫……会那麽痛快
呢……嗯……。

  服……啊……好好……」

  我笑骂道:「骚穴,刚才连眼泪都痛出来了,不想这一会就又忘形了。」

  她脸红地道:「谁叫你弄得人家这麽舒服,嗯……」

  眼珠一转又笑道:「难道你不快活吗?」

  我不由自主的道:「快活!」

  她笑道:「这就对了,不过,你……」

  她仍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

  我道:「我怎麽啦?」

  她猛一把搂紧我,头埋在我胸前道:「唔……唔……好人……我要你快些顶
……快……哎

  呀……我的好人哥哥……」

  她格格娇笑着,我被她逗得心痒难耐,动作加剧起来。

  她扭摆着屁股,下体款款迎送。

  口中声声浪着:

  「好,真好……唔……唔……我的好人……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顶
得我……美死

  了……」

  我被她这一捧,力又加重了三分。

  她大浪了起来:

  「啊呀……真美…………我的妈呀……你插得我……要上天了呀……你顶得
我要死了……。哼……」

  她像发疯似的旋转臀部。扭腰摆臀的,非常的剧烈。 一个大白屁股,猛往
上凑着。发出了一阵阵「噗滋……噗滋……」声响。

  俩个人的疯狂动作,更使我欲火如焚。我开始猛力的抽插。大鸡巴下下到底,
直顶花心。

  她却声声浪个不止:

  「嗯……嗯……哎呀……我的爷……让我死吧…………嗯……哼哼……姐夫的鸡巴没你的

  大……姐姐也没我这麽快活……唔唔……好人……你停停……我完了……啊
……」

  她用手猛力按着我的屁股。

  希望我顶紧她的小穴,不要再动。

  我没听她的,连连地狠狠抽插了片刻,浑身一阵酸麻,精水像水龙头似的直
射而出。

  啊!谁说这是淫欲?苟合?

  大自然的一切,有谁不赖以生存,假如说,一定要冠以「淫欲、苟合」,那
麽男女为何要。

  结婚又是为了什麽?

  「志诚,你在想什麽?」

  她见我久久没说话,便这麽问。

  我说道:「没有……没有想什麽?」

  我又问道:「你现在感觉怎样?」

  她笑道:「我觉得你的调皮家伙,还不肯休息呢?」

  她发出甜蜜而又喜悦的微笑,眉宇间洋溢着一种可爱的光采,使我越看越动
心与迷醉。

  我道:「是的,它还没吃饱呢?」

  她笑道:「这麽贪心!」

  我诚恳的道:「好姐姐,你再让它吃一次嘛!」

  她道:「傻孩子,尽情的吃个够吧!」

  她喜悦的抱着我的头,在我脸上一阵热吻。

  我也报以热烈的拥抱,又开始了行动攻击。

  我忽然想到,那书上有好多种花样,我何妨妨效一番。

  想到既做,从床里找到书画,一阵乱翻,找到一个「老汉推车式」,依样的
抽插了起来。

  她笑道:「你真聪明,知道用最体贴的花样和我干,我爱死你了。」

  她的赞许无异於鼓励,我越发卖力了。

  动作也更加剧烈了。

  她和我一样,紧锣密鼓的配合着。

  不一会,她就叫起来了:

  「哎呀……天啊……你这小祖宗……小乾爷……哼……哼……干得我美死了
……唔唔……的亲哥哥……我情愿死在你的鸡巴下……嗯……嗯……太痛快了……」

  我们两人都气喘嘘嘘。

  我道:「我爱什麽时候找你,都行吗?」

  她道:「行!绝对行…………」

  我道:「你说话可要算数啊!」

  她道:「当然…………」

  我道:「好,一言为定!」

  她道:「一言为定!」

  我不能再多说,只能集中精神意志,猛干……她又叫了起来:「哎呀……大鸡
巴哥哥……我不行了……嗯……嗯……快要流出了……嗯……完了呀……」

  她的身体一阵乱颤,阴精流到了床上。

  我依然抽插着,只觉得龟头被那股阴精烫得火热,感到非常的舒服,开始酸
痒起来。

  我狂插猛抽,又干了十几下,只觉得一阵酥痒,精关一松,阳精顿时泄了出
来,直达花心。

  两人经过了二次大战,都已精疲力尽,相拥而睡。

  干穴,这件事,像是有瘾似的。

  有了一次之后,就会想第二次。

  第二天晚上,鸡巴硬如铁,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为了要解决这问题,我便悄悄掩进表姐房去。

  我轻轻学着猫叫,她便知道了。

  不过,碍於二表姐和她同室,她故意道:「是志诚吗?这麽晚了,怎麽还不
睡?」

  真妙,她完全套用我昨晚的话。

  我道:「我听见房外发出好可怕的声音!」

  她道:「好吧,乾脆我们同睡。」

  这话好似说给二表姐听的。

  我听到这话,非常气愤,暗地里捏了她一把。

  尽管她点头向我示意,仍然不能减低我心头的气愤,只好无可奈何的挨到她
身边躺了下去。

  她在我耳边轻轻道:「傻瓜,你二表姐还没睡多久,万一叫她知道,羞死人
了!」

  我可不管,便很迅速的将手伸到她的小穴上面去,那晓得,她的裤子已经被
淫水湿了一大。

  不用说,她和我一样需要了。

  我不知道是气她,还是心里急得发慌。

  把手指插在她的穴里,一阵狠力的挖扣,弄得她忍不住了,双手搂着我的身
躯一滚。

  我便骑到她身上去了。

  她道:「哎呀……我的小祖宗………水还不够多呢!」

  我向二表姐看看,见她翻了一个身,又睡了。

  我吓了一跳。

  她却不以为然,提高声音道:「啊!好弟弟,你怎麽这麽猛来嘛,当心半路
上杀出一个程。

  金,那时我看你怎麽应付得了。」

  我忙伸手将她的嘴掩住。

  我道:「喂,你难道疯了不成?万一真的把她吵醒,我们的好事,不是全成
空了吗?小声。

  她笑道:「笨蛋!笨蛋!世界上再没有像你这样的笨蛋了,我们女人的心事,
你是永远摸。

  她骂我的态度,已使我再没有怀疑的余地。

  二表姐此时根本就没睡着。

  然而,她却假睡,一动也不动的。

  你又有什麽理由,证明她不是睡着的呢?

  因此,我不信的摇摇头,依然干我的。

  二表姐,也的确真会装,不管我们说话的声音如何高,顶穴的动作如何剧烈,
她始终装睡。

  直到她气喘粗重起来,直吞口水时,我才知道她装睡。

  我心想:「好吧,解决了三表姐,再说吧!」

  我本想伸手去拉她一把,使她的身躯转过来,用手替她骚骚痒,可是一想手
指是不过瘾的。

  一旦把她弄得不痛不痒,会更难过的。

  她是没尝过滋味的人,不如等一下再说。

  而此时三表姐已浪出声来了:

  「哎呀……哎呀………哥哥…………大鸡巴哥哥……你插得我美死了………
唔唔……快活了……」

  因为二表姐在旁,她不好过份大叫。所以声音就显得低沉而有节制了。

  她娇喘着道:「弟弟……啊……哎呀……我不行………哎呀……呀……我出
来了……出来呀……」

  她气喘嘘嘘的把话说完,就要伸手来按我。

  但我不使她如愿,不由分说的狠狠抽插了一阵子,及至我颤抖连连,抛出热
精的时候,她叫丢了。

  我们满足的搂抱片刻,才分开来。

  之后,三表姐又向我暗示一番,才悄然出去。

  到此,我不得不佩服二表姐的耐力。

  我紧贴着她的身侧而卧,一面伸手抚摸她的胸部,她仍不为所动。

  於是,我就开始解开她的衣扣,她仍装睡如常,再脱除了她的裤带,她仍装
不知道。

  我在心里说:「好吧!我看你能装到何时?」

  她的身体比三表姐细致美好及白嫩,各部曲线,真是玲珑剔透,别说抚摸盘
弄了,就是看。

  也令人心醉,飘飘欲仙。

  我用左手抚着她高挺的乳房。

  右手顺着光滑的腹部,向下移动。

  她的阴毛没有三表姐的多,但捏在手里,似乎比三表姐的更柔软可爱,像棉
花似的。

  尤其她的阴户,手一捏便浑身发热。

  她的淫水流的很多,使大腿缝全是湿润润的。

  我为了方便起见,打算把她推成仰卧。

  不错,她的下身被我推成仰卧了。

  可是她的上身并没有动,把头埋在臂弯里。

  依稀可以看到,她的粉脸红透了。

  但我不去管她,迅速地扯掉她的内裤。

  迷人的阴户,一张一合的,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用手拨开她的阴户,穴
心子一跳跳的。

  亮晶晶的淫水,由少而多,向外湿出。

  她的穴洞很小,小得顶多容纳下一个指头,我看得再也不能忍耐,猛一伏身,
把嘴倾到她。

  小穴上去,猛的吻起来。

  她发出声音来:「哎呀!我的天!那地方不脏吗?你怎麽用嘴去吻呢?」

  她伸开双手来拉我。

  我道:「谁叫你不理我。」

  我急急回了一句,又去吻她的小穴。

  她急道:「羞死人了,你叫我怎样理你?」

  她迅速地把手缩回去,护住桃花粉面。

  用舌头探进了她的小穴,左扣右挖的。

  □弄了会,她混身不自在的。

  她叫道:「哎呀!你别弄了!」

  这时,她伸手扶住我的头,小穴不时向上挺。

  真怪,既然受不了,为什麽还抱着我的头挺动呢?

  难怪三表姐说,你永远摸不透女人的心理。

  我抽空抬头道:「好姐姐,我爱死你的小穴了!」

  她道:「好弟弟,小穴生来是给鸡………你为什麽用嘴吻?」

  这句话在她嘴里不知打了多少转,才说出来。

  我怜惜的道:「可是,你不知道你的穴有多小,我的鸡巴有多大,我实在不
忍心把你插痛。

  她道:「什麽?你的鸡巴很大?」

  我道:「是的。」

  她道:「有多大呀?」

  她娇羞又好奇的把目光投向我的鸡巴上来。

  当她的目光一接触我鸡巴上的时候,双眼睁得好大。

  她叫了起来:「哎呀!我的天,这麽一个大鸡巴,就像一个小孩子的手臂一
样,刚才你弄。

  的时候,她为什麽吃得消呢?」

  我道:「不,她的小穴和你生得不一样。」

  她好奇的道:「你是说,她的小穴生得比我的大,是不?到底有多大呢?你
刚开始弄她的。

  候她是怎麽样呢?」

  我说道:「一开始时,她很痛苦,但一会就好了。」

  她道:「你是说我不能忍耐?」

  我忙道:「不,我是说你的洞实在太小了。」

  她说:「那麽。来!试试看!」

  我道:「好的,但你一定要忍耐才行。」

  她没再说话,点点头。

  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紧张惊惧的。

  我怕她的淫水不够多,先用龟头抵住她的穴缝,一阵揉磨,揉磨得她颤抖地
说着道:

  「好弟弟,你别磨了,人家的心都被你揉碎了。」

  我没有办法和她说明,加以这时她的淫水又源源不断而来,我立即把鸡巴对
准她的肉洞,。

  下一沉。

  我问道:「怎麽样?」

  她道:「哎!不要紧!」

  我道:「痛不痛?」

  她叫了起来:「哦……哎呀………妈呀………」

  我的臀部不过轻轻地沉了一下,她就叫痛起来了,这使我担心。

  我急急道:「这怎麽办嘛?」

  她道:「不要紧……再来一次……看看………」

  我如言而动,着力一沉。

  比插三表姐第一次时,用力了些。

  她一颤抖:「啊!我的爷………」

  我道:「别叫,现在已进去一节了。」

  其实,只进去一个龟头。

  她大叫着:「啊!痛死小穴了………哎呀………」

  我趁她喊叫的刹那,连插了数十下。

  所使出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

  而她呢?再也喊叫不出来了。

  脸色苍白,虚汗直冒,眼珠向上翻,吓得我再也不敢动了。

  尽管鸡巴还有一小节在外面,进去的一大半,涨裂得生痛,我只好用柔劲,
来插她的小穴。

  好久后,她的脸色才转好。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未开口,泪先流。

  接着又猛的一挺身,搂着我便是一阵热吻。

  她像是在吻久别的情人似的。

  她道吻着道:「小狠心,你顶得我差点死了!」

  我道:「真对不起!」

  她道:「现在,我的底下,完全被你捣碎了,也完全属於你了!」

  此时,我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抚摸着。

  我道:「好姐姐,在没弄你之前,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几乎不忍插你,但
你答应了,既。

  插了,不用狠劲是插不进去的。」

  她道:「哦……是吗?」

  她的小穴紧紧含着我的龟头,在不停的吮呀吮的,真令人迷醉!

  我道:「好姐姐,不要难道了,一会就会好的。」

  我把双手的动作,放得凶狠起来了。

  一面低下头去,吻她的小嘴。

  我慢慢的吸,慢慢的吮了起来,吸吮得她浑身不自在起来,像是难受而实则
舒服的。

  她微喘着道:「哦,奇怪,小穴真会作怪,现在怎麽发起痒来了?好像有什
麽东西在爬行。

  好难过呀!」

  她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光彩也越来越可爱了。

  这证明她已经不耐心中的欲火了。

  我道:「快了,你马上就会舒服了。」

  我手上的动作,更加猛力。

  鸡巴也狠狠的抽插起来了。

  「啊………」

  她娇羞的道:「我……痒………痒得难受死了……你……你多用点力;用点
劲……给我止。

  痒吧……」

  「哦……嗯……嗯………」

  她本可以说出心中的快活感觉。

  可是她却羞於放纵自己,情愿竭力忍耐,也不敢放浪。

  她真是一个奇妙而稀有的女人。

  天性生来就害羞。

  男人越是见到这种情形,越是发疯狂爱。

  我也不例外,被她逗得欲火难禁。

  抽插的速度亦同时加快了!

  她喘着道:「哦……弟弟……我……我……」

  「我」了半天,仍然没说出一个所然来。

  我笑道:「说呀……」

  她道:「唔……唔……好弟弟……我……我的小穴被你顶得美死了………嗯……真舒

  服……」

  我笑道:「这才对了,我的心肝………」

  说完,我用嘴去吻她的乳头。

  她娇羞的道:「嗯………不来了……嘻嘻……你是有意逗人家………坏死了……哎………

  啊……嗯……嗯……」

  她扭腰摆臀的格格娇笑着。

  我想,这或许是天性吧!

  於是,放下挑逗,真刀真枪相见。

  一会,她又哼着:「弟弟……哼………哎呀……」

  她难为情似的道:「我……哎呀……真是太好了……真舒服……好过……啊
……情哥哥…。

  嗯……」

  我点点头,一心一意的进行抽插。

  她娇喘着道:「嗯……我的情哥哥……情郎……你是我的情郎……我爱死你
了……我爱死。

  的大鸡巴了……」

  她的脸色,越发可爱了。

  随着抽插的动作,发出「滋滋」之声。

  更增加了她的欲火,兴奋与发狂。

  她声声浪着:「你顶得我太……太好了……大鸡巴哥哥……嗯……情郎……
你顶得我实在。

  好……妹妹……快疯狂了……哎呀……嗯嗯……你我不知道穴……插穴这麽
快活……」

  我笑道:「现在明白了吧!」

  她哼哼道:「嗯……嗯……我尝到滋味了………大鸡巴哥哥……你就永远不
要离开……小。

  吧……顶死我吧………」

  她开始扭摆玉臀。

  动作也加大了。

  声音也提高了。

  我再也无顾忌的大干特干起来。

  大鸡巴深深的插入,猛一抽出来。

  干得她泪流满面,娇喘嘘嘘的。

  她的腰身似蛇般的扭动。

             动作如疯狂的……

  一个大白屁股,不住的向上挺动。

  她淫荡起来了:「啊……弟弟……你是我心目中的神仙……你怎麽这麽能干
……哼哼……。

  得我快感死了……」

  「哎呀……顶死算了……嗯………嗯……大鸡巴达达……乐死我啦……唔…
…唔唔……」

  她的小穴很紧小,很紧凑的包含着我的大阳具。

  由於穴水的滑润,淫声就更加响亮了。

  只听得「噗滋……噗滋……」之声不绝於耳。

  她声声浪着:「啊呀……我要……我要升天了……真美妙………我从没有这样快活……

  过……嗯……嗯……」

  「啊……我……好弟弟……我要……要啊………没命了……我完了……啊…
…出……」

  两手一阵挥舞,身体一阵抖颤之后,完全瘫痪了。

  我被她这麽一抖颤,及阴精之热烫,弄得只觉酸痒难忍,一股阳精,也随即
在一阵强烈抽。

  下,流了出来。

  我紧紧的抱着她,不动了。

  从这天后,我们变成了一床三好,晚来早去。

  但是,为了避免让人知道,还不时调换房间。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是至理名言。

  有许多人,常常把这句话,用在别的事物上。

  我们也许是快乐昏了头,那里会想到其他呢?

  谁知事实上,全不如人意。

  在有一天晚上,当我偷偷地向二表姐房间挨近的时候,忽然身后的衣服,被
人扯住了。

  突然道:「喂,我问你,这麽晚了,还不睡觉,打算到那儿去?」

  口吻是责问,声音压得低低的。

  我听出了是四表姐的声音,胆子也大了些。

  不过,慌乱还是难色的。

  我道:「我要去厕所。」

  匆促之间,往往是不容易掩饰内心惊惧的。

  她道:「来,你走错了,我带你去吧!」

  她不由分说,拉着我便走。

  我心里不大高兴,但又不便发出。

  我只好道:「我又不是不会走,干嘛?要你拉着?」

  她道:「我怕你快活过了头,迷失方向。」

  她说话的态度,弄得我有些迷惑,而且我们所走的方向与路径,并不对头,
是向她卧房去。

  我硬生生的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她似笑非笑地道:「没有关系,等会你就懂了!」

  在屋外,一切都被黑暗笼罩着。

  看不到她的任何表情,心里不免暗暗吃惊。

  同时,她的话语,是套用三表姐的,因此我感到疑信参半,不发一言地跟着
她向前走。

  刚跨进她的卧室,她就把门关上。

  然后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

  她道:「你看我床上的东西,是那儿来的?」

  糟!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是三表姐带进我房里的「活春宫」吗?

  现在怎麽被她取来了呢?

  难道是第二天早上她没带走?

  可是,那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并没瞧见呀!

  我故意道:「这不是一本书吗?」

  我伸手要去取,不料她抢先一步,夺得书本就往外走。

  她道:「这倒装得真像,如果再不承认?我可要拿给妈看了?」

  我急道:「啊!不行……」

  她道:「为什麽不行?」

  我急急道:「你……你千万不能拿给阿姨看……」

  这一下我可真慌了。

  她道:「这又不是你的?我为什麽不行给妈看?」

  我突然灵机一动,道:「啊!对了……」

  她道:「对什麽?」

  我忽然想到,假如我一再软下去,她势必占尽上风,也将永远吃定了我,不
如冒一次险看

  看,看是否可将她镇慑住?

  反正这本书又不是我的?

  是以故意道:「你还是拿去吧,反正我也不知道□什麽书!」

  她道:「什麽?你是什麽意思?」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道:「本来就是这样嘛!」

  她道:「我才不信呢!」

  我道:「我问你,这书里写什麽?你看过了吗?」

  她道:「我……我………」

  她满脸通红的低下头,说不下去了。

  我向她走近,进一步道:「说呀!为什麽不说!」

  她把粉脸避到一边去,视线投到地上。

  我知道她已经硬朗不起来了。於是,我出其不意的猛将她搂住。

  我笑道:「好姐姐,你也太过火了一点,这种好事,差一点被你弄坏了,假
如,事情真是。

  样,你会后悔终身。」

  她娇羞的道:「我……我不要听……」

  我道:「为什麽不要听?」

  她道:「不要听就是不要听嘛!」

  她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了。

  我道:「那是你还没有尝到过这种好事的滋味,假如,当你一旦知道个中味
道,可能你会。

  听,而且是强烈的。」

  她红着脸道:「你还是别说了!」

  我道:「不,我偏要说,听不听由你,反正耳朵长在你的头上,与我不相干,
除非你乖乖。

  让我亲一下……」

  我把她的脸拨正,使她的唇靠近我的唇。

  她道:「不……多难为情………」

  她娇羞把双眼紧紧闭着。

  起初,挣扎得很凶。稍后,在我的催逼下,把头转了过来。

  於是,我们的嘴唇互吻在一起了。

  她伸过来的香舌,我含在口中吸吮着。

  一会儿,我把她的身体靠在桌上,使她斜倾着身体。

  渐渐的,她已经迷失了。

  她不再挣扎,也不再扭动了。

  我这才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她的乳峰很坚挺,不过,显得小巧了些。

  我捏弄她的乳头,吮吸她的舌尖。

  她完全沉醉在享受中。

  这时,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我轻巧地把她抱到床上去。

  好家伙,她的人比我稍高,身材曲线非常幽美,放在臂弯里,竟是那样的轻
飘飘的。

  我像抱着柔软的东西,使人心痒难禁。

  她这时像睡着了似的,一任我动作。

  由乳房逐渐下移。

  天啊!突起的部份,在着少许的阴毛,柔柔细细的,实在可爱。

  再往下去,丰满的阴户,真是世外桃源,使人看了,直吞口水,手抚在上面,
使人有种飘。

  然之感。

  她的淫水,已经湿润了整个肉缝。

  我静静地欣赏着。

  她那肉核桃儿,真像红透的樱桃。

  我用手按在上面,一阵揉搓。

  揉得她难过又舒服的格格娇笑道:「好弟弟,你在搞什麽?我心里被你逗得
发慌!」

  她的淫水更多了。

  我伸进一个指头,探入了她的密缝,逗得她一颤。

  然后再探入深处。

  她的穴洞比二表姐更巧小,我更吃惊了。

  微微一怔,我又好奇的把手指插进去。

  左扣右挖了一阵。

  她的屁股很快的随着我的手而动作了。

  这也是最令人动心的一点。

  不过她的动作,与嘴上说的,完全相反。

  她道:「好弟弟,别弄了……人家难过死了!」

  其实,她不讲话还好些,她越是讲得凶,我的好奇心更大,一面拉着她的玉
手,贴到鸡巴。

  希望如此,更激发她的欲念。

  谁知当她的手刚触及到我的鸡巴,猛然又缩了回去。

  她一惊:「啊!啊………」

  她一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不过,她并没有因受惊而失去了好奇。

  忙又自动的把手伸过来,握住我的鸡巴。

  我故意道:「怎麽样?」

  她吃惊的道:「哎呀……怎麽这麽大?」

  我笑道:「傻姐姐,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不喜爱大的,只要进去之后,便
会有一种说不。

  来的好……」

  「啊!你第一次与姐姐她们,她们怕不?」她疑问着。

  我惊讶的道:「什麽?你怎麽知道我和三表姐的事?」

  一问之下,才明白过来。

  原来有一次,她到表姐房里,碰巧看到我们在表演一床三好呢!

  我笑说道:「你已看过我同她们快乐的情形,我想,不必再述说大鸡巴的好
处,你也会知。

  的是吗?」

  我说着,跨身而上骑到她身上去。

  她惊怕的道:「弟弟,不管怎样,你还是慢慢来!」

  我道:「好的。」

  她道:「不然,我会受不住的!」

  我无声的点点头。

  我先用龟头抵住阴核——穴心子,一阵研磨,弄得她浑身抖了起来。

  她叫了起来:「唔!唔……你是怎麽弄的?…………你……」

  我道:「别心慌,我是希望你多流点淫水,那麽抽插起来,你就会减少很多
的痛苦的!」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恐惧的期待着。

  而我的鸡巴却一跳跳的,丝毫也不留情。

  我用鸡巴,在紧小的肉缝上,磨磨揉揉的,尽量做些激发性的挑逗,希望她
自行有心尝试

  时,再干。

  果然,她终於说话了。

  「好弟弟,不要光是磨的,人家被你磨得直跳,你还是……」

  她不把话说话,留一个尾巴。

  「好!我要用劲了,不过,你一定要忍耐……」

  她道:「唔……唔………啊………」

  我道:「你千万别大声叫出来……」

  说完,我便猛的往下一沉。

  看看她的表情,毫无异状。

  我心里有点奇怪,沉的力量虽不大,但也不轻,她为什麽毫无表情呢?

  为了试验她的耐力,我又用力下沉。

  谁知道,连龟头也没有插进去,这回她可有点受不住了。

  「唔……唔………」

  她的声音很低,不过,我发现她是咬牙的。

  接着,我又来了两下重的。

  龟头虽已陷了下去,但涨裂痛得要死。

  而她呢?

  声音反而并不怎麽大,却痛在心上。

  一方面,我又想到,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是不是表现的太软弱的,
想到这里,我。

  不再想了。

  反正,她有心引我来此,不达目的,是不休止。

  她叫道:「啊……啊………我的妈………」

  她的声音提高了。

  我连续的抽插,她就连声叫喊,当我把鸡巴挺到底的时候,别说是她了,就
连我自己,也。

  身是汗。

  她已经昏厥过去了,比二表姐更惨。

  此时,我惟一能做的工作,吻、舐与抚摸,以及推拿。

  好一会,她才幽幽醒来。

  寞然了片然,其他的动作,就像在二表姐身上剥下来一样。

  她道:「哦……你是怎麽弄的……痛死我了……」

  她搂着我紧紧的哭泣着。

  我轻轻的道:「好姐姐,我爱死你了,不过,假如我在没有弄你的小穴之前,
我是永远也

  不敢对你说的。」

  她道:「好弟弟,这是为什麽呢?既然爱我,尤□麽又不敢对我讲呢?从什
麽时候爱上我。

  我道:「我刚来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她道:「是真的吗?」

  我道:「当然是真的。」

  她紧紧抱着我吻着,舐着。

  我也在她全身上下抚摸了起来。

  她低低的道:「哎……好弟弟……我不知道我的小穴里,怎麽会痒起来了?
弟弟,你动动

  吧,快……」

  她说着,扭摆起腰身来。

  我笑骂道:「骚货,你真是个骚货,刚才几乎痛得死过去,不想这一会就骚
了起来了,真。

  小骚货!」

  她道:「不来了,人家跟你说真话,你怎麽骂起我来了!」

  一派小儿女的姿态,逗得我心慌慌的。

  我笑道:「小骚穴,现在可由不得你了,我告诉你吧,乖乖享受吧!」

  我开始轻抽缓插,先给她一点甜头。

  「啊!弟弟……真好……我真没想到……插穴这麽舒服……嗯……嗯……用
力插吧……」

  这时,她已大胆了。

  「如果早知道这样,我早就让你插穴了!」

  我生气的道:「哼!说的好听,差点没把那本书送给姨妈去。」

  她笑道:「好弟弟,那是逗着你玩的!」

  我道:「你当时不是要把书送给姨妈的?」

  她道:「怎麽会呢,再说我为什麽把你引到房里来呢,你想明白了,你就不
会不高兴了,。

  惜当时,你没动这脑筋。」

  好家伙,连骂带挖苦的,全叫她说出来了。

  我恨恨道:「好呀,你敢欺负我?」

  她道:「别生气嘛,好弟弟!」

  我道:「好吧,看我怎麽整你?」

  我使出全身的力量,狠狠抽插着。

  一下下的猛干。

  让鸡巴深深的插入,然后猛的抽出。

  插得她阴户中发出阵阵「滋滋」之声。

  她被我插得欲仙欲死。

  整个屁股不住的迎凑着。

  口里浪声不止:「啊………弟弟……你要报复……我喜欢……实在太美妙了
……嗯……我。

  爱的………你实在太能干了……」

  「啊………啊……………你是我的爱人………啊……………美死了……快感………快感极

  了………」

  她娇笑着,娇喘着。

  那种淫荡态,令人心醉不己。

  我越看越猴急。

  越闻越痴迷,动作如风,力沉如牛。

  抽呀!插呀!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比这更乐意施为的。

  她声声叫道:「哎呀……好重呀………这一下插的力量……好重………不过
………这使我。

  活死了………嗯嗯……」

  我也喘着道:「浪货!」

  她道:「随你怎麽说都好……唔……………亲爱的………我爱死你了……啊
……真舒服…。

  真快感……嗯………」

  什麽叫怜爱?插的女人舒服!

  什麽叫怜爱?插的女人欲仙欲死!

  什麽叫怜爱?当女人需要大力抽插的时候,你尽力使她满足。

  尽管怜爱的时机不同,但只要你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快乐,给她满足,那
比任何方式,。

  能搏取她的心。

  进而,那怕临死的时候,她也不会忘记的。

  我的心非常冲动。

  理智已经消失了。

  剩下的,只是需要兽性的发泄。

  是以,她叫的越凶,我越干的疯狂。

  她越叫得响亮,我越刺激……

  她又叫了:「啊……太奇妙了………啊………嗯嗯………用力干………我要
干……死我才。

  心………从今以后………我需要你………唔………唔………我爱你………也爱你………鸡

  巴……哎呀………」

  她连连喘着大气。

  腰身像灵蛇似的,不住扭动。

  屁股也不住挺动,两手在我身上乱抓。

  口中喘嘘嘘的道:「哦………弟弟………我不行了………我已不行了………这种奇妙的感

  觉………多麽好啊………我就要完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双手绕到我背后,紧紧的按着我的臀部,一阵抖颤,她的
人一刹那间,。

  痪了。

  我没有停止,因我还没丢精,所以继续猛力地干下去……

  本来,我很担心,怕支持不到底。

  谁知事实上,并没有一会工夫,她又丢了精。

  而且淫水不断地流出。

  我正在奇怪我今天的持久力,为什麽这麽长?

  不料,就在这时,寒颤连连,一阵快感连连。

  我快活得连骨头也酥了。

  她的小穴与别人不同,我用龟头抵紧她的花心深处,不想她的花心深处,竟
有无数肉刺似

  的,刺得我魂儿也飞了。

  每个女人的花心,都有这种功用。

  只要你深插到那种程度,都会有这种飘飘欲仙的妙感。

  为了体验,是否真有此道理,往后,我在别的女人身上,得到了证明。

  还有,我们男人,有一种残酷的。

  越是干的女人,越欲仙欲死,反而对她的兴趣更浓,好奇心更大。

  因而,四表姐竟然叫我插伤了,一连数天躺在床上,不能起来,要不是二姐
和三姐尽心

  看护,还真麻烦呢!

  一家八口女人,现在已让我搭上了三口。

  这三口是全家最出色的尤物。

  所以我认为好好地守住这三位,也就心满意足,不再有任何奢望。

  不过,事实上并不这麽简单。

  当初,在我刚来姨父家,姨母就对我很好。

  这很好,并不代表任何意义,因为我觉得,她们这群女人之中,偶然插足一
个男人,那怕。

  小男孩,也会使她们产生浓厚兴趣的。

  我——何况还是个即将成为大人的男孩子呢?

  所以,我的年龄,对她们有莫大的兴趣。

  而又是共同的爱好。

  姨母对我的一切,问得非常详细。

  我对於电影很爱好,因而她常要女儿陪我去看电影。

  回家后,偶尔还问我观感和情节。

  我当然也坦白的讲述了。

  她就会说:「唉!孩子,你真是个可人儿,实在令姨母心爱,我真不知道你
妈怎麽舍得让。

  离开的!」

  她这麽说,照理应该是够了,但她仍不满足,必须手抚口吻的,非把你逗得
脸红,不肯罢。

  在这种情形下,我往往羞得抬不起头来。

  而她,则更感到兴趣。

  她会道:「嘿!宝宝!你真是一个小宝宝,这麽大年龄了,还害羞呢!像小
姑娘似的,哈哈………」

  我越是害羞,越是灾情惨重,光是她逗我还则算了,几个活见鬼似的表姐妹,
却又乘火打。

  她扣一把,你捏一下,逗得你没法存身。

  最后只好开溜。

  还有一点,就是习惯成自然。

  渐渐的,我也不在乎了。

  姨妈不知道是真吃豆腐?还是开玩笑?

  这天,当客厅中没人的时候,突然问我,我喜欢那一个,又那一个好看,我
当时并不知她。

  用意,随即告诉她我的观感。

  姨母笑道:「嘿!你的眼光可真不低!」

  她把我一搂,笑笑道:「假如有一天,我来做主,把你二表姐和四表姐嫁给
你,你说,你该选择那一个呢?」

  我道:「阿姨,别开玩笑了!」

  姨母道:「我是说真的呀!」

  我道:「这个问题,我从未想过!」

  因为那时我不懂得其中奥妙。

  反而把话转到她身上道:「她们两人虽都不错,可是比起姨母来,还差得远。」

  「啊!什麽?」

  她睁大了眼,瞪着我道:「你今年才多大,就学会拍马屁了?」

  我忙道:「什麽拍马屁?」

  姨母直看着我未答。

  我又问道:「阿姨,什麽叫拍马屁?」

  姨母道:「奇怪?说你懂事,你并不懂,说你不懂事吧,却又像知道很多似
的,这就奇怪。

  又邪门了。」

  她像是被搞迷惑了。

  我本想再问她邪门的,不想大阿姨把我拉去看电影。

  以后,没过几天,便因三姨的计划,而跳入了迷醉境界。

  四表姐病倒的第二天,她把我叫去,开门见山的说道:「孩子,我早就说过,
你是一个非。

  讨人喜欢的子家伙,既聪明又可爱,如今果然未出我所料,五个丫头,你占
其三,而且是。

  出色的,你是用什麽手段,在这麽短几天,竟搭上三个?」

  我急急道:「啊……啊………你全知道啦………」

  我惊出一身冷汗,连话都说不全了。

  她神秘地笑了:「唉!你当我是什麽人?嘻嘻!」

  她嘻嘻直笑,带着长辈的口吻,继续道:「别太紧张,阿姨不会破坏你们的。」

  她突然一把将我拉到怀内,搂着我道:「不过,我看以后,你不要再占那几
个丫头的便宜

  了,你知道,都叫你占了,将来怎麽嫁人呢?」

  我不知怎麽说好:「阿姨,我………」

  我伏在她怀内哭了。

  「好孩子,别难过,我是全为你着想呀!」

  她爱抚着我:「你不信,可以仔细想想,不要以为别人都对你好,爱你,你
就乘机占她们。

  便宜,将来事情闹开了,吃亏的还是你呀!」

  我道:「是的。」

  我心里在埋怨自己:「我真糊涂,为什麽事先丝毫不考虑?现在已弄上了三
个,我对她们。

  麽办吗?」

  她讲到这里,把嘴凑到我耳边来,又把声音压低低的。

  她道:「孩子,别发愁!这不是大不了的事。不过,以后可别再沾花惹草了,
免得惹麻烦。

  接着她又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姨太太、少奶奶一类的,是没关系的,因
为她们已经不。

  处女的,玩过也不会留痕迹的。只要你干得她们舒服了,她们是会无条件奉
献的,你可尽。

  的玩。」

  我点点头,没有作声。

  因为,我心里仍在想着,我对这三女,该如何处置及安排。

-------待 续----

              红粉恋(2)完

      林海心(1997-10-3019:27:36)

              红粉恋(2)

  我被这些问题,盘旋在心里,便默默回房。

  一个没有心事的人,倒在床上是很容易入睡,可是我现在心事重重,不仅睡
不着,而且脑。

  思潮起伏不定。

  我心烦意乱的躺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刚要入睡。

  忽然,听到叩门的声音。

  我以为是表姐她们,便起来开门。

  谁知,打开门一看,我不仅惊呆了。

  我叫了起来:「啊!是………」

  她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惊叫似的,在我还未出声的时候,我的嘴巴已被她掩
住了,直到她。

  道我大概不会叫了,才放了手。

  尤其使我惊异的,她身上只裹着一件透明的缕衣,双乳和神秘地带,乌亮的
阴毛若隐若现。

  迷人的肉体,就像上帝特别制造的似的。

  令人心跳气喘不己。

  我看得连连吞口水,显得很不安。

  我把声音压低:「已经很晚了,你还未睡?」

  她道:「睡不着。」

  我道:「有什麽事找我吗?」

  她道:「来!我有话和你说!」

  她也不徵求我的同意,拉着我便走。

  这种方式,使我更加吃惊。

  我这想法也偏差了。

  尤其,我发现我们走的路是到她房间去的,我可有些慌了。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还曾经见到了姨父在家的,这可使我想到,不要把我拉
去见姨父啊!

  所以我心里吓得直啕,我赖着不肯跟她走。

  「好阿姨!」

  我几乎乞求的哭了:「你是不是拉我去见姨父?」

  姨母笑道:「傻孩子,我那会这样做呢?你姨父刚才动身去南部收帐了,没
有十天半个月。

  是不会回来的,你尽管放心好啦,阿姨还会要你上当吗?嘻嘻!」

  她喜悦又神秘的说着。

  我半信半疑的问:「奇怪?他为什麽要在晚上动身呢?」

  心理的疑惧,仍然未能解除。

  阿姨道:「哦!这是他的习惯成自然,因为夜间不挤,不然,像他那样胖,
怎麽会吃得消。

  经她如此一解释,我不再怀疑了。

  於是和她并肩而行。

  妇人和少女就是不同,刚跨进她的卧房,她就把我一搂,刻不容缓的就把香
舌伸了过来。

  我那曾经过这火辣辣的场面。

  我心中不免有些畏惧,动作不免也呆滞了。

  她哼着道:「抱紧我,哼………快!」

  她像一头疯狗似的,吻舐得像雨点似的。

  她的香唇吻遍我的头脸。

  我顺服的任由她摆布,一面依言把她搂紧。

  当我们的身体一靠紧的时候,我的鸡巴已经像旗干似的,举了起来,顶住她
的小腹。

  她搂得我更紧。

  一会儿气喘起来。

  正当我伸手摸她阴户的时候,她急忙来握我的鸡巴。

  她叫了起来:「啊!好大的宝贝呀!」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们的衣衫随着而落。

  阿姨道:「好孩子,也难为你,有这麽一个壮大的本钱,怪不得丫头都要找
你了,我见了。

  爱死了!」

  我道:「阿姨,你小声点吧!」

  尽管她的房间离前面很远,我还是怕人听到。

  阿姨道:「好孩子,这不碍事的,我的房间到了晚上,是与外界隔绝的,任
你多大声音,。

  面绝听不见的。」

  我奇道:「为什麽会这样呢?」

  她媚笑道:「傻孩子,你听人家说过吗?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
姨父买这房子。

  时候,建筑这房子的主人夫妇,便是这种年龄,他们把房子弄得很特别,就
是便於插穴的。

  懂吗?」

  我经她如此一解释,胆子也随即大了。

  我好奇的道:「哦!那为什麽晚上才与外隔绝呢?」

  她道:「唉,你这种问法,实属多余,只要窗户不关,门不上锁,不就和其
他的房间相同。」

  她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我见她如此说,就不再问口。

  把嘴凑到她胸上,一口咬着她的乳头,吸吮起来。

  手在她阴户里活动着。

  她的阴户,到底不是原装货那麽窄小。

  不过,她的淫水却来得特别多。

  她道:「哦!来试试看!」

  她把小腹向前一挺。

  拉着我的鸡巴,就向小穴上送去。

  我又惊又喜的问:「什麽?站着弄?」

  那本书上,虽有很多式样,但我却没注意到,有这种插法。

  她急急道:「啊呀,小土包子,插穴的花样可多着呢!只要你有兴趣,我等
一下教你几样。

  实惠又快活的。」

  我喜道:「真的?」

  一高兴,鸡巴便乱顶着。

  阿姨叫了起来:「唉呀!别乱顶,忘了你的东西特大,乱顶会痛的。」

  我道:「照这麽说,姨父的很小了,我的比他大多少呢?」

  她道:「你一定要我说吗?」

  她好像一时找不到适当的东西来比较,只有先把光滑迷人的肉体,依靠在床
沿上,上身微

  斜,下部前送。

  然后把一个白嫩的小腿,搁到我的臂弯来。

  如此,饱满肥美的阴户张开了,一张一合的,看得我急不可待的,挺着大鸡
巴就想去相迎。

  照说,她的浪水已源源不绝而来,是很容易插进去的。

  无奈,她的穴洞实在还小了点。

  我的龟头像个大瓶子,塞了几次,也入不了门。

  她道:「哦!我想起来了,他的就像……哎呀……就只有你的一半粗长……
哎……这样我。

  持不住……」

  我道:「那怎麽弄嘛?」

  阿姨道:「还是让我躺下来,等你插进去之后,再玩别的花样。」

  我道:「好吧!」

  我跟随着她上了床。

  当她四平八稳地向下一躺,淫水直流而出。

  我的那根肉棒子像寻着了归宿。

  渐渐地,它的头部便在那张合摇动的穴口相接着。

  而且还顺着滑润的洞口推进……渐渐的深入了……

  她叫了起来:「……哎呀……慢……慢点……痛呀……停……停
一停……痛得真要命……受不了……」

  我道:「一个龟头还没进去呢?」

  阿姨道:「不行……你……只顾自己享受……人家穴儿痒死了…
…哎呀……谁叫你的那


成人激情视频,成人色综合网,天天色综合,啪啪视频在线,色久久电影,撸啊撸天天干天天射,天天射影院,奇米影视网,97人妻中文字幕,天天色天天插,奇米第四色,大香蕉在线影院,尹人大香蕉网,久草大香蕉在线,久草尹人在线,狠狠干在线视频,激情综合在线,丁香五月激情,丁香五月啪啪,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俺去也淫淫网,久草在线影院,俺去啦俺去也,俺去啦电影网,色姑娘综合网,开心情色五月天,俺去也激情视频,伊人情人色综合,伊人色综合网,伊人久久激情网,尹人久久大香蕉网,开心情色站,啪啪啪视频在线观看,色欲天天影视,777米奇影视,夜夜骑在线影院,夜夜骑在线视频,啪啪男女视频免费观看,宅男福利视频,婷婷丁香激情五月,草榴视频在线,超碰97资源站,中文成人视频,秋霞电影网,亚洲午夜电影,超碰97免费人妻,琪琪电影网,久播电影网,天天橾b在线观看,超碰中文字幕,超碰大香蕉青草,黄色视频网站,婷婷色香五月综合激情,色空阁俺去也婷婷五月,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激情,久久热在线视频精品,俺来也俺去也在线播放,亚洲无码在线视频,天天射天天干综合网,天天日影院,色偷偷97超碰,色大姐超碰免费观看,青青草大香蕉超碰在线,七次郎青青草,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超碰777米奇在线影院,超碰caopoo在线,青青草伊人免费视频,国产91超碰青青草,男人天堂色情电影,色久久亚洲综合网,无码精品视频,草榴激情在线视频,青青草视频播放,尹人综合大香蕉,尹人久久大香蕉,大香蕉尹人国产在线电影,猫咪大香蕉在线尹人,六月婷婷丁香五月,超碰2019在线中文字幕,开心色综合尹人,色空阁俺去也,丁香婷婷深情五月,五月婷婷久久大香蕉,青青草超碰在线,情色伊人社,午夜激情视频,老司机精品视频,91精品视频,亚洲看片基地,一色屋网址,青娱乐在线影视,日本一本道a东京热播,日本毛片av免费观看,快猫成人短视频,快猫激情短视频,色咪咪影视,咪咪色在线观看,咪咪色视频在线,咪咪色综合网站,咪咪网福利视频,丝瓜视频免费观看,小鸟酱视频在线播放,伊人网视频,久久爱视频,葬花阁社区,干露露在线视频,啪啪研习社,乳白白视频,东京热在线,色姑娘视频,奇米影视,品色堂社区,品色堂中文在线,啪啪在线视频,天天色情网,俺来也俺去也视频,在线视频成人电影,尹人综合在线影院,伊人电影,伊人影院,伊人情人综合网,天天射天天日,天天色天天干,天天操夜夜啪,啪啪网啪啪啪视频,色小姐在线视频,色色网五月天,大香蕉电影,大香蕉尹人网,在线大香蕉尹人,大香蕉尹人97超碰在线观看,我爱大香蕉av尹人,大香蕉网尹人视频,草溜社区网,青青草视频在线,青青草免费视频,色狼屋在线视频,5月丁香婷婷,俺来也无码视频,大香蕉尹人网久草,大香蕉尹人,猫咪大香蕉之尹人,尹人综合久久大香蕉,东京热精品视频,东京热成人在线视频,97超碰站,超碰2019在线电影,丁香五月激情在线,丁香五月综合激情,丁香五月啪啪激情综合,开心色伊人,熟女婷婷网,婷婷五月激情网,五月婷婷综合激情,亚洲综合婷婷六月,开心婷婷六月丁香,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婷婷五月丁香,俺去啦视频,俺去啦电影。

青草草在线播放绿色,成人av,岛国x片视频,青草视频在线播放绿色,在线观看,青青草狼友福利!这里每日更新国产,自拍,日本,韩国,欧美,等国家的成年人看的在线视频,未成年禁止入内,如果你喜欢本站请告诉你朋友。